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仙师无敌 >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异界 250

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异界 250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老张,你真的见死不救?”
  
  瞿老爷子瞿达伦阴沉的看向张五。
  
  这是哈利路亚星号上了一个小会议室,也是一个赌厅,瞿达伦把张五约到这里,谈赌场投资的事情。
  
  瞿家在拉斯维新建了一个赌场,现在资金链断了,随时面临着烂尾。
  
  如果烂尾了,就代表之前的投资全部打了水漂,所以瞿达伦到处在筹集资金,可是因为瞿家最近这些年的名声不好,他能筹措的资金有限,最后不得不想到了曾经的老友张五。
  
  “老瞿,不是我不帮你,我实在是对你那个行业不熟,你容我再考虑考虑。”
  
  张五也不想和瞿达伦过多的争执,就想了一个缓兵之计。
  
  “我把你的这个项目拿回去和家里人商量商量,看看他们什么意见,再答复你,你也知道,我现在退出管理层了,好多事情都是我儿子说了算。”
  
  “老张啊,你就不要忽悠我了,据我所知,张家的事情,你一句话就能搞定,还用得着你儿子点头吗?”
  
  瞿达伦把张五约到华海市之前,就对张家的情况做了摸底,虽然张五退出江湖很久,不过张家的事,他说了就作数。
  
  “就算我儿子没意见,可是你这资金毕竟不是小数目,我张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,我们总得合计合计吧?”
  
  张五来之前也做了详尽的调查,赌场是个好项目,不过瞿达伦的为人,却是在江湖上不太好听,投资他的项目很可能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。
  
  “好吧,”瞿达伦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们在海上还有几天,我麻烦你和你家人好好商量一下,这里有卫星电话,希望在下船之前,你能给我一个答复。”
  
  瞿达伦留下一部卫星电话,就转身离去了。
  
  张五看着那部卫星电话,眼睛里闪过一丝忧虑。
  
 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,游轮上的热情丝毫不减,在甲板上,有三三两两的游客在赏月赏星星。
  
  在游轮的大厅里,一个舞会正在热闹的举行。
  
  “张窈,我能请你跳支舞吗?”
  
  瞿夏波绅士的伸出手,歪着头征求张窈的意见。
  
  张窈瞄了庞小南一眼,那家伙还是在餐台那里东摸摸西摸摸,似乎是没吃过东西一样。
  
  “呃,好吧。”张窈把手放在瞿夏波的手上,走进了舞池。
  
  乐曲悠扬,瞿夏波的声音温柔有磁性,“张窈,那个庞小南真是你未婚夫吗?”
  
  从上船以来,瞿夏波一直在观察庞小南,从庞小南的言行举止来看,那不是个什么世界子弟,而且瞿夏波也不认为他和张窈之间的感情很深,因为从始至终,瞿夏波都没有看到庞小南对张窈有多大的兴趣。
  
  “嗯,是的,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。”张窈对公子哥的心思向来敏感,于是故意用这个事实堵住了瞿夏波的嘴。
  
  对庞小南的无动于衷,张窈一方面是无奈,一方面又有些负气:你这个家伙对我爱理不理,难道看不到我很受欢迎吗?真不怕我被人抢走了!
  
  “真可惜。”瞿夏波自言自语道。
  
  庞小南终于看到了张五,老人家气定神闲的拿着一部卫星电话出现在了餐台前面。
  
  “老张,你去哪了?”
  
  庞小南的嘴里咬着一块鸡柳,还递了一根给张五,“吃不吃?”
  
  “还真有些饿了。”张五接过鸡柳咬起来,“这船上的东西恐怕不那么好吃啊。”
  
  “怎么了?”
  
  庞小南倒是觉得船上的食物都还可口,至少不比那些快餐店逊色。
  
  “瞿家似乎是想逼我答应他们的要求啊。”
  
  张五现在回味瞿达伦刚刚的那个表情,不禁感到瞿家的目的性太过于明显了。
  
  “是吗,你的意思是,如果你不答应他们的请求,他们要在这公海上灭了你吗?”
  
  庞小南不自觉的想到了很多电影桥段,公海杀人片段。
  
  “那倒不至于,不过我总觉得他们居心叵测。”
  
  瞿家再无法无天,也不可能干出杀人的勾当,这一点张五还是有信心的。
  
  “张窈呢?”张五发现张窈不在庞小南的身边。
  
  “好像是和瞿夏波跳舞去了。”庞小南看向舞池,却没有发现张窈的身影。
  
  “刚刚还在那里呢,不知道现在去哪里了。”
  
  “瞿夏波?”张五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,眉头皱了起来。
  
  “老张,你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  
  瞿达伦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中。
  
  “我说老瞿啊,你就这么着急吗?”
  
  张五递过去一个蛋糕。
  
  瞿达伦接过蛋糕,却不下嘴,“不瞒你说啊老张,我现在已经是无米下锅了。”
  
  赌场建设项目只要停工,那就是意味着每天巨大的损失。
  
  “那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,我们张家决定不投资你这个项目。”
  
  张五把卫星电话还给了瞿达伦。
  
  “你真的这么决定了?”瞿达伦接过了卫星电话,放在了一旁的餐台上。
  
  “嗯,没什么好犹豫的,你那个项目确实不在我的认知范围内。而且,家里人也不同意。”
  
  虽然张五没有用过卫星电话,但是他还是把家里人的意见摆了出来,作为拒绝瞿达伦的关键要素。
  
  “真可惜。”瞿达伦微微撅起嘴巴。
  
  “那么我也不好意思了,你要是不同意我们之间的合作,我只有把你的宝贝孙女留在船上了。”
  
  瞿达伦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凶光。
  
  “瞿达伦!你敢威胁我?”张五怒气冲冲,原来张窈已经被瞿家给控制了。
  
  “张五,俗话说的好,敬酒不吃吃罚酒,我不是要威胁你,刚刚我都求过你很多次了,可是你不愿意帮我,我才不得已出此下策。”
  
  瞿达伦微微一笑,“你放心,我孙子对你孙女很是喜欢,说不定他们两个现在正是郎情妾意的时候呢。”
  
  庞小南反应过来,难怪刚刚瞿夏波邀请张窈跳舞,原来是趁机把张窈给掳走了。
  
  瞿达伦看了一眼庞小南,说:“你这个未婚夫,好像一点都不着急啊,看来,你对张窈没有感情吧?”
  
  “是吗?就算我对她没有感情,我也不会允许你对她胡作非为……”庞小南上前一步,抓住了瞿达伦的领子。
  
  “年轻人,别冲动,你要是敢动我,我可不敢保证你的未婚妻明天还是不是那样的动人哦。”瞿达伦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,似乎还有些嘚瑟。
  
  庞小南放开了瞿达伦的衣领,他知道现在就算打死瞿达伦,也救不回张窈。
  
  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  
  张五意识到,张窈有危险,但是还有挽回的余地。
  
  “很简单,老张,卫星电话还是交给你,”瞿达伦把卫星电话递给了张五,“你只要在明天中午之前,把我要求的数目打到我的账上,我保准你的孙女没事。”
  
  瞿达伦拿出一份合同,递给了张五。
  
  “你看,这就是个商业合作的问题,没必要搞得这么尴尬吧?”
  
  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  
  钱能解决的问题,对张五来说也不是大问题,先保住张窈再说。
  
  “那我就静候佳音咯。”
  
  瞿达伦阴险的笑笑,转身离开了,舞厅还是那么热闹,外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里发生过任何事。
  
  “你真打算打钱给瞿家吗?”
  
  庞小南问张五道,眼睛却在四下打探,想找到张窈的线索。
  
  “打钱倒不是问题,我就怕就算我打了钱,瞿家也不会兑现诺言。”
  
  张五气的把合同捏成了一团。
  
  “不是还有时间吗?我们先把张窈救出来再说。”
  
  庞小南观察到舞厅的一端,有一扇阴暗的门。
  
  张窈不可能是从大门出去的,因为那里人来人往,很容易露出马脚。
  
  庞小南估计,张窈是被瞿夏波从暗门带走了。
  
  “这游轮这么大,要想找到张窈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啊。”
  
  张五也随着庞小南的眼光在舞厅里四处打量,可是舞厅里男男女女一大把,就是不见张窈的踪影。
  
  “你放心,我有办法,跟我走。”
  
  庞小南穿过舞池,朝那道暗门走去,张五也紧紧的跟在后面。
  
  在迈步的同时,庞小南已经放出了灵识,追踪张窈的气息。
  
  虽然和张窈相处的时间不长,但是这整艘游轮,庞小南对张窈的气息是最为熟悉,毕竟昨天晚上两人呆了一晚。
  
  和庞小南料想的不错,张窈的气息正是从那道暗门消失出去的。
  
  有了这个信息,庞小南的脚步越来越快,要是慢了,说不定瞿夏波会对张窈做出什么坏事来。
  
  昨天第一眼看到瞿夏波,庞小南就觉得他不是个好人,没想到应验的这么快,真是大意了。
  
  暗门后面是一条长长的通道,通道两边是一个个紧挨的房间,但是这些房间都没有人的气息,应该是船上的储物间。
  
  张五跟在庞小南的后面,问道:“你的直觉准不准?”
  
  “放心吧,我这不是直觉,我这是雷达。”
  
  庞小南也不停步,向着过道的尽头走去。
  
  很快,庞小南就看到前面有两个全副武装的保镖,守在走廊尽头的一个大房间门口,而庞小南的灵识显示,张窈就在里面。
  
  “站住!”一个留着寸头的高大保镖冲庞小南和张五喊道。
  
  寸头的手摸向腰间,似乎是想掏枪。
  
  而另外一个瘦瘦的保镖也严阵以待,虎视眈眈的盯着庞小南。
  
  “你们是什么人,这里是禁地,请马上离开。”
  
  瘦保镖沉着的对庞小南说道。
  
  庞小南朝张五使了个眼色,然后转头向前面喊道:“不想死的就让开!”
  
  听到庞小南嚣张的话语,寸头保镖没有犹豫,立马从腰间掏出了手枪。
  
  “大胆,在这艘船上,还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!”
  
  手枪的枪口冷冰冰的对着庞小南的头部,寸头保镖的眼神冷峻而肃杀。
  
  庞小南没有废话,脚下一蹬,就冲了过去。
  
  而张五也是如影随形,在庞小南冲出去的那一刻,朝瘦保镖冲了过去。
  
  “砰!”寸头保镖显然没料到庞小南敢在枪口下发动攻击,同时感受到庞小南的动作之快,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。
  
  枪响的同时,寸头保镖已经倒在了地上,他被庞小南一个手刀砍中了脖子,昏死过去。
  
  失去知觉之前,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为什么一个普通人可以在这么逼仄的走廊里,在自己的枪法之下,转瞬之间就到了自己跟前,把自己打倒在地。
  
  同样想不明白的还有那个瘦保镖,他被张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中后脑勺,也失去了知觉,歪歪扭扭的靠在了墙上。
  
  来到大门前,庞小南对张五小声说:“张窈就在里面,但是里面还有不少人,我估计有几把枪,万事小心。”
  
  庞小南把手握住门把手,刚要转动把手,张五抓住了他的手,摇了摇头。
  
  “太危险了,这样,我进去,你从外面找个机会偷袭。”
  
  庞小南想了一下,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  
  于是庞小南顺着走廊回到了舞厅,绕过哈利路亚星号的甲板,偷偷向大房间的方向摸了过去。
  
  张五敲了敲门,里面传来瞿夏波的声音,“进来!”
  
  “哟,是张爷爷啊,厉害,不愧是武道宗师,这么快就追到了这里,还把我两个保镖都干掉了!”
  
  看到张五的瞬间,瞿夏波虽然有一丝惊惧,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淡定的表情。
  
  在瞿夏波的面前,是被绑住手脚的张窈坐在一张靠背椅上,张窈的口中,还塞了一块白布。
  
  瞿夏波的身边两侧,各有两个持枪歹徒,手里拿的是微型冲锋枪。
  
  这四个歹徒跟外面的保镖打扮还不太一样,他们看起来更像是武装海盗或者是雇佣兵。
  
  见到张五的那一刻,张窈不停的扭动,嘴里咿咿呀呀,就是叫不出来。
  
  “瞿夏波,你敢动我的孙女,你是不是活腻了?”
  
  虽然退隐江湖已久,但是张五的气势不减,面对四个持枪歹徒,丝毫没有惧色。
  
  “张爷爷,我也是迫不得已,你知道的,为了让你们张家合作,我只有出此下策,但是你放心,我对张窈绝对没有胡来,她在这里安全的很。”
  
  瞿夏波的脸上有一丝阴寒,似乎他对张窈的捆绑都算不得什么,毕竟更坏的事情他都做的出来。
  
  “安全?你把她捆成这样,还说是安全?赶快放了她!不然休怪我不客气!”
  
  张五正气凛然,雄厚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。
  
  “放我肯定是要放的,但是必须在你把我们约定的款项打到我们指定的账户之后。”
  
  瞿夏波冷笑了一声,“张爷爷,你不会是打算赤手空拳来我手里抢人吧?”
  
  “你以为,你几个枪手就能对付我吗?”
  
  张五瞄了瞄瞿夏波身边的四个持枪歹徒,心里在计算有没有胜算。
  
  “呵呵,张爷爷,我知道你武功高强,我爷爷跟我说,你是武道宗师,”瞿夏波摸了摸额头前的一缕刘海,“虽然我不知道武道宗师究竟多么厉害,不过,我这里可是四把冲锋枪,我不信宗师比我的子弹还快。”
  
  “哦,当然了,你能干掉外面两个保镖,说明你对付手枪还是有两把刷子的,不过,你看清楚了,我这里是四把冲锋枪。”
  
  瞿夏波得意的摊开双手,请张五看看清楚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