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青灯记 > 第二十一章 拈花抚梅手

第二十一章 拈花抚梅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二十一章拈花抚梅手
  老飞正急速奔跑,根本来不及刹住脚步,见鞭子横空飞来,自知躲闪不及,当下几乎是本能反应一般,就势一个躺桥,横身草地上,堪堪躲过那前细后粗的鞭子。
  也幸亏这地方土软草厚,老飞虽然躲过鞭子自己摔倒在地,却并没吃什么苦头,随即起身,一边拍打着身上的草屑,一边朝那谷中看去。
  我跟德才也是一惊,都迅速跑到老飞身边。这时,一个身穿粗布对襟大褂,一脸络腮胡子的老汉从驼峰之间的谷中走了出来。
  我打量了他一眼,这人须发短硬,声若洪钟,脸上皱纹深刻,双眼虽是有些深陷,透着沧桑而略显浑浊,但更多的是流出一股子精气。虽说一把年纪了,却粗手壮腿,体质上不带半点衰势,看样子是个性如烈火又脾气强硬的耿直庄稼汉。
  若想和这种人套上近乎,除非是第一次见面就给他一个好印象,否则就很难与其打上交道。像眼下我们这状况,须使些手段给他,方可让他信服,所以我扭头给德才使了个眼色,让他见机行事。
  德才轻轻点了下头,表示明白。那老头出了山谷,来到我们近前捡起了鞭子,满脸怒容的看着我们。
  果然如我所料,这老汉脾气强硬,眼不容沙,捡起鞭子不等老飞开口解释,就又是一声怒喝,把刚张了张嘴的老飞硬生生打断:“就凭你们几个毛头小贼也敢来祸害我老汉的羊?且先问问我手里的鞭子服不服软!”
  话音一落,手里的鞭子就当空甩一个响儿,劈头朝我们打了下来。这次可不是长鞭杆子,而是实打实的鞭子了,这一下子要是抽在身上,结果可想而知,我跟老飞连忙往两侧躲去。只有德才站在原地,稍微侧了下身子,脚上并没有移动半分,手上还从裤兜儿里掏出一根烟往嘴上递。
  老飞大叫一声:“我们不是羊拐子,先别动手,有话好说!”但那老汉似乎并不信老飞的话,不断舞着手里的鞭子,不由分说,左甩右抽只顾一阵乱打打。
  大概是看刚刚德才站在原地,并没有像我俩一般四散躲闪,似乎感到德才没把他手里的鞭子放在眼里,心中更是怒气冲天,一张老脸涨的通红,手里的鞭子甩个鞭花,就一阵劈头盖脸朝德才打去。
  德才这次不敢托大,屈膝弯腰,左闪右跳,身法如一只灵活的大马猴,虽不是多么俊洒飘逸,但非常实用,让那一条条的鞭稍儿甩将过来,无一不落了空。
  见一连多次抽旋都没能让德才吃半点苦头,老汉气急,把手里的鞭子收住,一个横扫千军如卷席,把那粗重的长杆冲德才横扫过去。由于横扫的高度极低,德才身材高,低身不能躲过,只好将身子高高跃起,半空一个横身,躲过那长杆。
  我皱着眉头看德才应付着那老汉,德才退伍回来身上有多大本事我也没底,眼下这情况不求他将其制服拿下,只保他自己全身而退就好,见他用这灵巧的身法只守不攻且不落下风,这一记横扫千军也让他轻描淡写般随手躲过,不禁暗暗喝彩。
  我正捉摸着怎么趁这个档口让那老汉住手,不料那老汉见横扫落空,转手就把鞭子朝还没落地的德才甩了出去。这次出手极快,力道也更猛似之前,鞭子冲德才劈空而去,在空气中咻咻作响。
  我顿时一惊,德才人在半空,并无着力点,如何还能躲了这一鞭?只怕下一个瞬间就会皮开肉绽,负伤是在所难免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