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青灯记 > 第十章 伙伴

第十章 伙伴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十章伙伴
  却说那人见我进来,也是满脸欢喜,弹开烟屁股咧开大嘴哈哈大笑:“哇哈哈。没想到吧三哥?俺胡汉三又回来啦!”说着,走到我面前默契的来了一记响亮的击掌。
  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我那从小光屁股玩大的伙伴德才。
  德才刚出生时,他老爹本希望他成人之后能德才兼备,学业有成,于是便给他取了“德才”这个名字。不想这家伙天生就不是那个路子,从小窜墙爬树,捉鸟弄猴,挑鸡逗狗,下河上房样样来得,我们小时候没少在一起调皮捣蛋,祸闯最大一次是在村南场院的柴火垛旁烤玉米,差点把一整个麦秸堆引着,结果被一老头追得围着村子连跑三圈,那是我长那么大第一次用冲刺的速度持续长跑,现在回想起来,还一阵心悸。等稍微长大一些的时候这小子更是好勇仗义,两肋插刀,每次出去玩有了零花钱总是想着买点什么跟我们分享。不过德才虽然性如烈火,却明理知世,从不故意使坏,惹是生非,甚是难得。
  自从德才六岁那年被他老妈用一块雪糕糊弄着背着书包上了学,按德才自己的话说那就是从此踏上了一条惨无人道的不归路,在小学阶段几乎每次期末考试成绩下来的那天晚上,我都会在某个打谷场的柴火垛下哄着兀自揉着屁股,满脸哭咧咧的小伙伴。好在除了念书不在调儿上,德才在学校倒也混的风生水起。但到了初中毕业,德才说啥也不念书了。出了学校之后在家干了两年活儿,就赶上了镇上招义务兵,德才老爹一纸申请,找了找当年的老战友,就把他送去了xj,当了后门儿兵,一去就是三年,所以,我也已经三年没见德才了,此刻相遇,自是唏嘘不已。
  “你咋到这儿来了?”中午我带着德才和李辉去学校的小吃街吃鸡公煲,刚坐下我就问他:“说实话我还真没想到是你小子。”
  德才给我递了支烟,咧嘴笑道:“哎呦,俺上个星期就家来了,待部队呆惯了咋毛一家来还真他奶的不习惯,这不夜来红吭一寻思操太你不呆这边儿了么,反正我也木事儿就来找你混两天呗。”
  他说的是我们唐门镇的方言,意思是说,刚从部队回来在家呆不惯,昨天晚上一寻思我在这边了,他闲着没事就来找我玩,李辉在一边听了半天,愣是只听了个大概,正好这时菜上来了,我们就边吃边聊。
  两瓶啤酒下肚,这牛也就吹起来了,我问德才:“哎,我说你这会儿就复原回来了,应该再续几年才对啊。”
  德才苦笑:“咋续咱也不干了,反正也到期,咱就卷铺盖走人了。”
  “咱上面不是有人嘛......”我让李辉又开了三瓶啤酒,递给德才一瓶。
  “你是不知道,那地方这阵子可乱腾了,总是有些人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搞他妈恐怖事件,”德才接过酒瓶接着说:“甚至黑市上有人挂了点子,只要是当兵的,一颗人头多少多少钱,哥们当兵几年,摸爬滚打的就剩下这脑袋瓜子还是原装的了,我可不想每天出个门还被人家惦记着自己的脑袋,就打道回府了。”说完还在自己那短寸的头上摸了摸。
  “原来是这样,”李辉借口道:“哥们,你在那边是不是经常出动反恐行动?”
  “不多,看情况来,”德才说:“一般小状况地方武警出动的比较多,应付不了了才会调动我们镇压,平时我们这块儿主要抓训练,万一真干起来了,我们得打主攻。”
  我叹了口气苦笑道:“怎么,见过不少死人吧?”
  “死人?咳别提了,一般尸体我就不说了,跟你吹这一段儿吧,”德才放下筷子,脸上凝重起来:“有一次我们部队出动,爆破任务,在一个大厦内被一些狼崽子下了炸弹,周围还埋伏了人打援,上头命令我们前去排解。部队刚到就交上了火,我和两个战友在队伍的掩护下成功跃进大楼,在外头部队的配合下连番得手,后来在楼顶找到了最后一颗炸弹,我抄了家伙正开始拆卸,一道红线扫了过来,我顿觉不妙,有狙击手!但手上的动作却没停,当时三人根本来不及趴下,就算躲了枪子儿,那头上顶的炸弹也马上要爆炸了,这玩意儿一响了可谁都跑不了。说时迟那时快,我的战友一把抱住我的后背,大吼一声,‘快动手!’一声枪响,我只感觉他身子一震,就没有动静了,却还死死的护在我的背上,不一会我的背上湿了一片。另一个战友正想过来帮手,又一个子弹从一侧飞过,打穿了我的小臂,幸好没打着骨头,虽然疼得我满头大汗,但手上的动作却咬着牙挺下来了。炸弹还有不到一分钟就要爆炸,另一个战友见情况紧急,窜到我的身子一侧掩护我,在最后十秒的时候,炸弹拆卸完成。我反手抱着牺牲的战友正准备招呼另一个隐蔽撤退,就听一声闷哼,我那个战友竟然被狙击手爆了头,热血崩了我一头一脸,我当时一呆,迅速抱着两个战友的尸体卧倒在墙壁下,看着这两个同一锅里吃饭的弟兄,我他娘的........任务结束后,那个狙击手老外没跑掉,俘虏他上车的时候,他看见我满身的血,竟然还敢冲我笑,我不知道他在笑什么,反正我当时就红了眼,走过去掏出手枪怼他身上打了一梭子,笑你妈蛋你笑,我就问这狗日的知道不知道疼!然后揪着那家伙的一头杂毛拖着来到那个大楼前,端着51打了这条狼崽子一个血肉横飞,战友们这时才反应过来,上来夺下了我的枪,那人早就没救了。不过这事儿闹的太大,惊动了上头,他妈的要是不我爹那老战友给找了关系,哥们一准儿就见不着我了,之后就捐了铺盖,打道回府。我是回来了,可我那几个弟兄.......妈的!”说完,德才抹了把脸,狠狠吸了口烟,红着眼吹了一瓶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