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的孢子分身 > 第393章 黄雀?

第393章 黄雀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天地间终于恢复平静,这么从上方一看,根本想象不到几秒之前这下面还存在一个生活着几千人的村落。
  在这死寂的环境下,唐西看着天空上那个面无表情的身影,蓦的打了个寒噤。
  她一直都觉得肖仁不太像个龙门人,却也没想到他能狠到这种地步,更意外的是他的实力,虽然历史上没有宗师境的精神能力者有关的记载,但肖仁刚才的那两招已经绝不是天罡境的范畴了,仅仅是半招都能把一个天罡的精神力全部抽空。
  龙门的人知道他们内部有这么一个怪物吗?唐西突然有些怀疑。
  半空中,空气还带着未散尽的灼热,肖仁缓缓吐了口气,看着右手,喃喃:“这,就是力量……”
  这是他进化以来,第一次动用这么多的精神力,以及这么强的招数,一开始的地裂进行到最后,甚至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范围,可不知为何,他还是没停下来,直到地裂蔓延出村子他才回过神来。
  确切的说,从他身处在处处爆炸的村子时,他就有点恍惚,隐约间心底升起了一股毁灭感,然后就那么做了。
  可做完之后,又感觉不对劲,按照他一开始的计划,是土龙翻卷,把村子给掩埋了,火海有些多余了,完全就是为了制造痛苦而这么做的,但当时他就是凭着感觉那么做了。
  而且他也从来没想过焚天灭世和天崩地裂这种大规模的招式,当时用出来就跟本能似的。
  精神力抽空让他有些发虚,肖仁内心有些困惑却又诡异的畅快。
  “嗯?”
  肖仁一怔,只见他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缕细如牛毛的黑烟,缭绕在他指间游动着。
  肖仁挥了挥手再看,却发现已经没了。
  “幻觉?”
  肖仁有些奇怪,可一阵眩晕感突然传来,肖仁身体一晃,一头从空中栽落下来。
  咚的一声闷响。
  还在远处怔神的唐西回过神来,赶忙朝肖仁落地的地方跑过去,把砸出一个大坑的肖仁拉了出来。
  大地还有些余热,走在上面有点烫脚。
  唐西看着晕过去的肖仁,有点无语道:“毛线啊,放完大就扑街啊?”
  她拍了拍肖仁的头盔,肖仁却半点反应没有,唐西皱眉自语:“难道是精神力透支了?”
  想想也是,那么大规模的招式,还是连着用两个,不透支才怪呢。
  “真是够了,就杀几个小卒子就没我的事了,来这么多人的意义是什么啊,我来的意义就是背尸的吗?”唐西拉起肖仁的胳膊扛在肩上,对着两个复制体的方向喊道:“喂,过来帮忙啊!你们不会是想让我一个弱女子背着他吧!”
  然而黑夜里一片寂静,没有半点回应。
  唐西皱了皱眉,小巧的耳朵动了动,右手轻挑,一柄黑色的短刀刷的一下从袖子里弹了出来。
  她放下肖仁,身影一闪,如黑雾一般消失在夜色里。
  过了一会儿,唐西出现在两个复制体所在地附近的一个大树上。
  刚才肖仁放大的时候,两个复制体也都朝村外跑了,还汇合到了一起,不过唐西为了看肖仁的招式爬到了山上,没和他俩一起。
  唐西朝周围扫视了一会儿,目光突然一定,看着东北方的一处草地,两个黑影倒在一棵树下,一动不动,正是那俩龙门天罡!
  唐西警惕了起来,但她那在一次次厮杀中磨砺出来的危险感知都半点反应都没有,更没感应到同境界的高手存在。
  怎么回事?
  唐门特有的训练方式使她在这样的状况下也不是很紧张,就是搞不清的局势让她有点困惑。
  这两人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倒在这儿,很可能这个地方有第五个人存在,还是个她没发现的人。
  实力很有可能在她之上。
  要不要跑呢?
  看这情况,对方明显是针对他们来的,可能是忌惮肖仁的存在,才没有马上动手。
  现在肖仁已经晕过去,对方应该也在怀疑他是不是真晕,自己现在如果退回肖仁身边,那人应该会很忌惮。
  可过不了多久,他大概就会发现肖仁是真扑街了,那他俩都得完。
  但要是选择跑路的话,恐怕立马就会被人识破肖仁已经扑街了,那对方解决了肖仁以后,自己可能也跑不掉,但终归也有逃掉的可能。
  这些想法在她脑子里很快就分析了一遍,最终唐西做了决定,静悄悄从树上下来,身形爆掠而出,几个呼吸就窜出了树林,回到了那片焦土上。
  她站在空旷的土地上谨慎四望,拿着短刀,谨慎的退到肖仁旁边,同时嘴唇动了动,像是在和人说什么一样。
  她这么做是为了给对方造成一种假象,让人以为肖仁只是在装晕。
  唐西还是选择了留下。
  不是出于什么不抛弃的狗屁节操,也不是因为逃跑的话,很可能跑不掉。只是因为肖仁是她除掉唐门的唯一希望。
  她怕死,但不怕为了剿灭唐门而死。
  她曾经跟肖仁说,三个月他不出现,她就放弃剿灭唐门,隐姓埋名低调当个普通人了却余生,但这不是实话。
  剿灭唐门是她的执念,也是她的夙愿。
  唐西被作为一个试验品生下来,过了多年被人当做实验动物的日子,后来虽然跟着千面魔享受了一点亲情,可千面魔死后,唐门的人就算不明面说,也都不拿她当人看。
  她没有父母,兄弟姐妹是那些同为“试验品”的孩子,可他们都死了,死在千面魔手里的那些人其实还算幸福的,最惨的是那些被解剖而死的孩子,她到现在还记得他们被关在白色的玻璃房里,穿着白大褂的人站在外面天天记录着什么,每隔一段时间,就有一个伙伴被带出去,然后再也没回来。
  直到后来她被千面魔带走,见过一次解剖场景,才知道那些伙伴经历了什么。
  唐门一点一点磨灭了她内心的柔软和牵挂,他们真的把她锻造成了一把冷酷无情的武器——一把为了毁灭唐门而活的武器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